刚刚去洗澡,看见舍管靠着椅子,呆呆地看着开着门禁系统的电脑屏幕,不时地盯着来人看看。回来的时候,他连姿势都没有变。

      一次出去,一同学指着某大厦门外的保安说:“你说这些人天天这么站着,唯一的乐趣也就是看看路人,不是要痴了…”

      宿舍一同学说,他坐地铁去仙林,早上去的时候看见一群民工在地下通道里打牌,晚上回来的时候,那群民工还在打牌。

      一刚工作的同学说,他的同事天天加班到半夜,他不好意思干别的,自己又什么都不会,无聊死了。

      于是,我就想起我今天一直睡到了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