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学的时候,有天放学回家,遇到俩小孩蹦蹦跳跳地跑着,手里拿着一块钱,看到我便炫耀地对我说,“今天爷爷给了我们两个一块钱,让我们买东西吃去!”那两个小孩我有点认识,大概是附近一个捡破烂的(收养)的。当时没说什么,只是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昨天一同学终于拿到了毕业证书,突然发现他的喜悦是如此的熟悉。可是我再也找不到我的优越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