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度认为,自己以后成功是大概率的事件。这种判断是基于自己当时的经历做出的。在以前所涉及到的有限的领域中,我基本都没怎么经受过打击,甚至常常能做得比较好。通常情况下,事情好像是,我只要把该做得都做了就能取得比较好的结果。然后,有这种想法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后来看了不少有关成功的文章,都把理想、喜好和欲望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这些我通通都没有或者不知道。然后我想,这些文章都太激进了。我只要把该做的都做了,也能成为个相对成功的人。

后来就看着房价一点点的起来了。我就盘算,以后假如我成为一个IT男,每个月有一两万的工资,算是非常好的了。然而,这样我很可能就买不起房了;或者,虽然买了房,但却没有好的生活质量,甚至不能给孩子提供安全的奶粉。

然后我就会忧虑,然后我就会鄙视我的这种忧虑。人对未知的事物总是会恐惧的,谁也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以前的年轻人们,他们或许不会担心房子的问题,但是他们说不定也会有别的忧虑。

不管怎样,我没有苛责社会的意思,既然我没有理想、爱好、欲望什么作为动力,那把社会的逼迫作为一种动力也不是一件坏事。

本来我只需要成为一个相对成功的人,但是现在,我需要成为一个很成功的人了。就像他们说的,我们只是在出生的时候把游戏难度选择为hard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