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来一件事儿。

上学期的一天,在校门口被一拿话筒的MM拦住了,后面还有一个扛着摄像机的。MM首先说:最近政府推出了公租房,这个公租房呢是政府为了帮助刚毕业的大学生解决住房问题而推出的福利措施,Bla…Bla…Bla…,你觉得这个公租房的租金定到多少你能接受呢?

头回听说公租房这玩意儿,联想到一同学在学校旁边的租的一小房子一个月要两千,我回答道:一千多吧。

结果MM流露出一种“你丫也太不解风情了”的表情,又把公租房的背景、具体政策、伟大意义又解释了一通,又问道:那你觉得这个公租房的租金定到多少你能接受呢?

我作恍然大悟状,说到:考虑到刚毕业的大学生的经济能力,房租定到七八百还是可以接受的。

MM仍然是一副欲求不满状,继续循循善诱地给我分析,这项政策是多么好,刚毕业的大学生是多么需要政府的帮助,又问道:你觉得呢?

我羞愧地说道:四五百吧。但还是不甘心拜倒在话筒下,又补充道:四五百到一千都是可以接受的。

MM终于不再给我解释公租房的伟大意义,示意我可以离开。我羞愧极了,连他们是哪个台的也没看就掩面跑开了。

现在想想,还是采访MM的水平不够啊,要是问:一个月房租77块,承受得了吗?我肯定会心满意足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