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看了一篇说核电的文章,里面有这样一段:

这显然不是一个物理问题,有些哲学家会认为这是一个哲学问题。据说有个哲学家曾经提出一个“头疼问题”。说假设现在有10亿人正在轻微地头疼,如果你杀死一个无辜者,那么这10亿人的头疼立即就能好,请问你杀还是不杀呢?

我猜很多人可能会选择不杀。具体到核电站,也会有很多人选择宁可不要核电也不能牺牲四百个无辜的生命。但也有一些人会认为牺牲是值得的。我最近看了一点《借枪》,地下党行动组组长铁锤就认为牺牲学生去刺杀加藤是值得的,而熊阔海则认为不值得。所以这位哲学家煞有其事地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好像此题无解一样。

可是事实是我们中的所有人,早就选择杀了!每年死于交通事故的人数以十万计,可是我们该开车开车该坐车坐车。从来没有人提议禁止一切汽车。

当时看了这个例子拍案叫绝。最近会时不时地想起汽车这个例子,今天突然感觉这个例子不太恰当。因为其实每个人都共同承担了交通事故所带来的风险。

当然,要是你看过整篇文章的话,那他后面举的煤矿的例子是很恰当的。

还是自己问自己几个问题吧:

你支持建核电站么?  是。

你同意核电站建在你家附近么?  否。

如果核电站随机选址,并给予可能收到核电站影响的人一定的补偿,你同意建核电站么?  是。

最后,你同意中国ZF建核电站么?  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