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记录·歌颂党和政府

你都多大了还在这思考人生

现在是我自打开始上学以来最自由的时候,却也是最不轻松的时候。

我们内心真正要什么?

我们追求成功,但就算我们真的得到成功,比如得到一个规模的事业、很高的名望、担任崇高的社会职务、专业事业的巨大成果、我们终于从事了我们喜爱的工作、选择了自己梦想的生活方式、到达了我们期待去的旅行目的地、得到了我们的爱情、家庭生活正如期待的那么顺利,我们还是会问自己,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我们还是会问自己,那么我下面向什么地方去?这一切的存在对于我的消亡或者茫然不知道的未来,又意味着什么?是的,我们有一些人在试图寻找人类长存的方法,正如秦皇已经做过的那样,好吧,就算我们多活到两百岁,我们还是会问自己,那么怎么样?下面呢?下面你将会走向哪里?宗教信仰试图给我们一个解释,我们的未来在哪里。如果你阅读《圣经》、《古兰经》或者其他的宗教经典,也许我们可以得到某些答案;阅读《西藏生死书》或者其他的解释生命现象与奥妙的书籍,我们也似乎得到某种解释。做一个选择,可以让我们稍微缓解自己内心的追问与焦虑,尽管还是会受到其他一些信仰的质疑与动摇。

有时候,我们的不成功,比如我们的财务比较不宽裕、我们没有得到我们期待的工作,我们的爱情没有成功,我们的家人遭遇了绝症,我们的事业崩溃了,我们突遇横祸,也许很多时候这也不是坏事情,至少这为我们设置了一些眼前的目标与可以去追求的对象,我们在这样的对象的追求中,也许忙碌而不去思考其结果,也许就可以让我们忽略了去追问生命的意义。但是也许那些绝望的人更会追问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老天要我穷困到这个地步?要让我的家人遭遇这些不测?我也劳苦努力,但为什么我就不能得到我期望的成功?我那么饱含深情,为什么我爱的人一个个离我而去?你反而去追问这一切的发生出于何故,又为什么让你一个鲜活的人生在这个世界上受苦。

或者我们有些人既不那么成功,也不那么倒霉,我们有一个小康的生活,还可以的工作,家庭还顺利,有些小灾小病但也都还扛得过去,没有发大财或者做多大的事情但也没遭遇多大的风浪,在这样的生活状态里面,我们甚至常常为自己的安稳与平淡而自鸣得意。直到有一天,有人追问你,你这也许只能算一种混日子的方式,你也没啥特别的贡献,你也没啥特别遗憾,其实你在这个世界上属于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庸人,如果是这样,你又何必来这个世界上。淡定的人说,我不管,我就这样平淡地走完一生,不淡定的人就会说,对啊我怎么就不能让我的人生与众不同,我这样的混日子又有什么意义?

事实上,我们生活中的很多东西:麻将、事业、孩子、家务、业余爱好、美食、社交、责任、例行公事等等,客观都有可能占据我们思考的时间,让我们暂时远离这个终极的问题,但是当我们偶尔午夜梦回、站在高山之巅、出席朋友的丧礼、突然遭遇重大的变故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这个问题其实一直潜伏在我们的面前,需要我们去面对。我们的生命与生活意义也许可以用不理的方式去处理,但是我们总有一个时候与时间会去面对这个问题:在我们生命的开始、中间与结局;在我们的顺利、平淡与悲惨;在我们的成功、失败或者挣扎的时候。我们或者被动,或者主动地会面对这个问题——我们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这种活法又有怎么样的意义?

 

有没有想过,也许一辈子你都是个小人物

中小学成绩一直很出色,但也不是惊天动地的神童

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但也不是清华北大

进来后发现身边的人都挺挫,其实自己也不过这么回事

毕了业,进了一所还算不错的单位,但也不是什么nb企业

拿着固定的收入,住着租的房子或者公司宿舍

努力个三五年工资涨到五六千,nb点的八千上万?

攒钱贷款买了房,娶了妻,在钢筋混凝土的都市的一个角落里有了一个自己的洞

若干年后买了一款大众的不能再大众的大众车

原来,这就是自己的未来

20年的梦揭开就是这个样子

像以前一样,你每天还会上网

你发现你不是新闻网站首页的那些风云人物,你没有能力影响一个时代,甚至一群人

那些曾经不屑与不齿的时尚女郎依旧只能在网上点一点,或者右键另存为

还有童年时代就开始喜欢的名车跑车,依旧只能看看

也没有那样一个闪耀的舞台,舞台下是为你欢呼的追随者

你曾坚信你会成为国镓栋梁,甚至在一个危急时刻为国捐躯,可你只能自嘲报国无门

你曾以为自己会走遍世界,眼看奔3了却还没出过国,甚至没爬过泰山登过长城,没有见过黄河

你以为终会有一个赏识你的女孩跟你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女孩却比你想的实际和虚荣

那些小时候小心翼翼保留下来的书信、磁带和玩具,原来只是扔在一个角落,却怎么也记不起珍藏的初衷

爱迪生莎士比亚依旧是童话一样的存在,虽然你曾幻想自己一定会成为一个大发明家或者大文学家,你的聪明才智会让世人惊叹

于是每年到诺奖颁布的时候,你总会有点莫名的失落,虽然你也觉得这是多么可笑

你听见梦想破碎的声音,却无从拾起。你依旧还在等待,却不知道等的是什么

想了半天,这些都是自己不得不认同的事实

 

淡定的生活

我总结出获得淡定生活的数条心得,与诸君分享:

1、及时行乐。

常常听到身边的朋友说:“我准备在40岁时退休,然后去环游世界。”我便提问:“为什么现在不去?”答案无非是没钱或是没时间。可现实情况是,所有的航空公司都在打折,时间就像乳沟挤挤总是有的,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所以我一有时间就去搜索便宜的机票,或者沉迷于某款能让我开心的暴力电脑游戏,或者花钱买想买的任何快速消费品。有一次我女朋友问:“我们这样生活会不会太荒淫无度?”我答:“荒淫无度有什么不好?”

2、不做计划。

有时候,仅仅是“为未来打算”这件事情,就足以让生活破坏。在工作之外的场合,如果有人问起我的未来计划,我常常诚实地回答:“那是三天之后的事情,我现在还没有计划。”若是同事问起,那只有随口胡诌。最烦别人问的是“什么时候结婚”,因为我真的没有仔细考虑过。大概的印象是:30岁之前比较好,因为30岁前生出的小孩会比较健康。至于具体的时间就根本没想,也许某天天气特别好,或者日子特别吉利,就会去把正事给办了。

3、无欲。

我有位同事,中环以内房产数幢,最关心的数字是公司股价,价格随便浮动个百分之一,造成差额便可超我数月收入。我常常想,若是我也有这样一天,我是不是也还会想要更多的钱?答案是:“一定想要”。可是有更多的钱又怎样?现在的收入够我吃喝拉撒野,再给女朋友买两件漂亮衣服,一年再坐飞机出去玩几次,足矣。所以只要每年的工资涨幅和银行利息能够让我抵御通货膨胀,也就满足了。有钱就花,没钱就省。现在最想要的是一辆代步用的汽车,可以去接我女朋友放学回家。可是我女朋友脾气好,挤地铁也从来不抱怨,所以这个唯一的欲望也淡了。

4、是非观念淡薄。

前几条是说对自己,这条是说对别人。曾几何时我是如此地好为人师,看见身边的人或失恋或困惑或不快,必要想办法帮他脱离苦海。看见有人展示他狭隘的民族主义,必然要用我宽广的国际主义胸怀去感化他。可现在,这些或许可以被称为“激情”的东西,正一点一点地离我而去。造成这变化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年纪越大,越发现自己能改变的事情越少。每当我表达欲望在胸中郁积蓬勃欲出的时候,我就用四十五度角仰望一下星空,想说的就少了许多。二是我真不确定自己的想法更好。我想帮朝鲜人脱离苦海,告诉他们自由之思想的快乐吗?不想,因为他们很有可能生活得比我快乐。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2011.05.04
标签:
Category:拾荒
1 Comment

Ordinary Miracle

很早就听说过《夏洛特的网》这个名字,知道是个童话,名字很好听,一直想看。后来出了电影,我也就下了看了。故事现在不太记得了,但是记得片尾的动画和曲子都很美。幸运的是,几年后,我又把它们找回来了。

2011.04.24
标签:
Category:拾荒
No Comments

再思考

前些日子看了一篇说核电的文章,里面有这样一段:

这显然不是一个物理问题,有些哲学家会认为这是一个哲学问题。据说有个哲学家曾经提出一个“头疼问题”。说假设现在有10亿人正在轻微地头疼,如果你杀死一个无辜者,那么这10亿人的头疼立即就能好,请问你杀还是不杀呢?

我猜很多人可能会选择不杀。具体到核电站,也会有很多人选择宁可不要核电也不能牺牲四百个无辜的生命。但也有一些人会认为牺牲是值得的。我最近看了一点《借枪》,地下党行动组组长铁锤就认为牺牲学生去刺杀加藤是值得的,而熊阔海则认为不值得。所以这位哲学家煞有其事地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好像此题无解一样。

可是事实是我们中的所有人,早就选择杀了!每年死于交通事故的人数以十万计,可是我们该开车开车该坐车坐车。从来没有人提议禁止一切汽车。

当时看了这个例子拍案叫绝。最近会时不时地想起汽车这个例子,今天突然感觉这个例子不太恰当。因为其实每个人都共同承担了交通事故所带来的风险。

当然,要是你看过整篇文章的话,那他后面举的煤矿的例子是很恰当的。

还是自己问自己几个问题吧:

你支持建核电站么?  是。

你同意核电站建在你家附近么?  否。

如果核电站随机选址,并给予可能收到核电站影响的人一定的补偿,你同意建核电站么?  是。

最后,你同意中国ZF建核电站么?  否。

2011.04.13
标签:
Category:自产
1 Comment

Burst out

你以为自己没事,像平常那样上着网、做着自己的事情。突然,就控制不住了。

2011.04.08
标签:
Category:自产
2 Comments

采访

想起来一件事儿。

上学期的一天,在校门口被一拿话筒的MM拦住了,后面还有一个扛着摄像机的。MM首先说:最近政府推出了公租房,这个公租房呢是政府为了帮助刚毕业的大学生解决住房问题而推出的福利措施,Bla…Bla…Bla…,你觉得这个公租房的租金定到多少你能接受呢?

头回听说公租房这玩意儿,联想到一同学在学校旁边的租的一小房子一个月要两千,我回答道:一千多吧。

结果MM流露出一种“你丫也太不解风情了”的表情,又把公租房的背景、具体政策、伟大意义又解释了一通,又问道:那你觉得这个公租房的租金定到多少你能接受呢?

我作恍然大悟状,说到:考虑到刚毕业的大学生的经济能力,房租定到七八百还是可以接受的。

MM仍然是一副欲求不满状,继续循循善诱地给我分析,这项政策是多么好,刚毕业的大学生是多么需要政府的帮助,又问道:你觉得呢?

我羞愧地说道:四五百吧。但还是不甘心拜倒在话筒下,又补充道:四五百到一千都是可以接受的。

MM终于不再给我解释公租房的伟大意义,示意我可以离开。我羞愧极了,连他们是哪个台的也没看就掩面跑开了。

现在想想,还是采访MM的水平不够啊,要是问:一个月房租77块,承受得了吗?我肯定会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2011.02.27
标签:
Category:自产
No Comments